您现在的位置:康辉旅游>新闻>旅游资讯>云南旅游资讯>>重返喜洲,重返喜墨园:背包慢游云南十四

重返喜洲,重返喜墨园:背包慢游云南十四

来源:云南旅游资讯 发布:2016年12月01日 19:37:12 作者:云南旅游 人气:681

重返喜洲,重返喜墨园:背包慢游云南十四

  (图一图片:吴老师提供。云南回来后吴老师发来这张照片又把我们“带”回这里。)

  这世界光怪陆离、纸醉金迷、即荒诞又真实,活色生香,让人迷恋,让人醉生梦死,仿若在梦境穿梭。睁眼,那一时的繁华终究是握不住一世于手中,灰飞烟灭后,续而是那一世的孤独。

  常常以为幸福就是索取更多。以为抓住所有才是一生所求。我们耗费精力、耗费岁月年华无止尽的索取让人茫然、困惑越来越不知所措,“欲壑难填”!却早已忘记大多的烦恼源于自身;忘记生命的意义。可是生命的意义又究竟是什么?我相信不同价值观、不同人生观所给出的答案也不同。

  佛曰:“看透、放下、自在。”懂得放下和舍得放下的人不多,尤其当你正拥那一时的繁华猛然转身而退的人更是寥寥无几。吴老师算其中一位。

  第一次见吴老师是和玲子第一次去喜洲,因为寻喜林苑无意发现稻田的尽头还有一座老宅。大门是敞开的,因为就在这之前在另一座老宅被狗叫声突然的袭击吓得惊魂未定,踏进这里我们尽可能的小心翼翼。

  满院橙红色的炮竹花娇艳的释放着绚烂;再往里走,三角梅怒放着玫瑰般的色彩;草挺拔的向天空做伸展的姿态,翠绿的藤蔓攀岩而上,走进的第一眼就被这院落的色彩之美醉倒。

  花园的尽头是一间画室,一身布衣装束,头发略微卷曲的的先生含笑相迎,嘴角划开那恰到好处的弧度,给人以儒雅、亲切、随和感。

  这便是吴老师。

  吴老师,生于江南,之后在南方一座城生活了多年,从事古玩字画类工作。几年前的云南行,路过喜洲对这里一见如故,仿若冥冥之中就属于这里,于是停下了脚步驻留于此。我想,这是否就是心灵寻的那种归属感吧。

  第一次走进喜墨园和吴老师结缘,一聊到天黑。吴老师的几位重庆朋友正在做火锅,邀请我们一起晚饭,我和玲子不客气的坐下一起美美的吃了顿正宗的重庆火锅。麻辣鲜香的滋味让我想念成都想念家。

  重返喜洲,因为喜墨园。而这次除了我和玲子还带来了杨杨。

  杨因为大理还有点事要打理,一同到了喜墨园没待多会就先撤了,忙完再来和我们汇合。

  吴老师正在画室接待朋友,拿了个小背篓过来给我们,让我们背着它买菜,能装又方便。在我和玲子看来还很时尚。玲子背着背篓乐颠儿乐颠儿的一溜烟跑出了门嚷着:“老Z,快给我来闪几张!”

  看着她欢快的背影,我也毫不吝啬的挥霍着相机里的SD卡。

  没有忘记鸡足山的斋饭,那土豆、山药、萝卜、板栗一起炖的汤的鲜美滋味让我们至今回味。玲子说之所以那么美味,是因为他们用心做的。这次来到喜墨园,我们也学着炖一锅这样的汤。

  菜市场琳琅满目有点无从下手,看着什么都想买。每次出门,当地的菜场也是我们最喜爱去的地方之一。

  买好菜,吴老师正在院内清洗一套紫砂壶茶具。玲子,这个秀外慧中的女子一看就回头和我说这是个造型独特的紫砂壶可是个宝贝。

  和 玲子忙活一阵,汤终于炖好了,肚子也等得瘪了下去。吴老师接到电话要出门谈点事儿,玲子赶紧盛了一碗汤给吴老师尝尝也算没让我们白忙一场。做饭的人尤其爱 听享用我们劳动成果之后对菜肴的赞美之词。虽然不知道是否如吴老师说的那样美味,总之传出的悦耳的赞美之词和玲子那是个开心,哈哈。虚荣心的满足?嗯!

  走前吴老师把大门钥匙留给我俩就出发了。

  和玲子感叹吴老师,连我俩的全名和身份证都没看过,就这么放心的把大门钥匙交给我们。这就是信任。人的缘份如此巧妙而可遇不可求。爱情如此,友情亦是如此。我们都是惜情之人,对于情总是宁缺勿滥。

  这一路,和玲子除了收获尽收眼底的美景,还有那温暖人心的情谊。

  待在院子,花香成了我俩饭后的甜点。闻着香仰望着天,想起了洱海的日落,于是赶紧收拾准备出发,去海舌守候日落。

  就是这无意的守候,又让我们再次偶遇他/她们,再次牵手那路上温暖的情谊……

  下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