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康辉旅游>新闻>旅游资讯>云南旅游资讯>大理旅游资讯>>因为古戏台爱上沙溪

因为古戏台爱上沙溪

来源:大理旅游 发布:2016年11月22日 15:13:23 作者:昆明康辉旅行社 人气:556

因为古戏台爱上沙溪:背包慢游云南九


走进沙溪古镇,第一眼看见古戏台的霎那,让我想到那年第一眼看见尼泊尔杜巴广场的感觉,有如在中世纪游荡。我想,就在这一刻让我爱上了沙溪。

沙溪古镇虽然不大,如果你只是走马观花一刻钟足够。沙溪就像正反的两面,喜欢的尤其喜欢,在这里驻留,生根发芽;不喜欢的走马观花,一闪而过不留下一丝痕迹。


十年前几个瑞士人发现了沙溪,于是他们和当地政府签下十年合约,并拨了维护资金,要求当地政府不要在这里随意改建,只能进行保护性的修复,以旧修旧,保留古镇的原滋原味。如今刚好合约到期,已经有好几处老房被拆了重建,看着让人心痛。

文化的积累需要漫长的时间,文化的破坏却在眨眼之间。

沙溪,几年后会不会是另外一个丽江?

在沙溪我们停留了一周的时间,走的那天心里万般舍不得。我相信命里注定的东西,有些人有些景注定一生的某个时刻让你和他们相遇,仿佛上辈子的缘分未尽,这辈子遇见难以言语的亲切与想念,就像遇见玲子、遇见沙溪。

闲散着几日,让时间悄然在沙溪静静流淌,穿过每条青石路、每座房前屋舍。

沙溪寺登街,茶马古道唯一幸存的古集市,至今仍保持着若干世纪以来的面貌。这里是西藏的药材、马匹、皮毛和云南的茶叶、食盐等进行交易的茶马古道重要集市。

寇姐、大宽、ECHO住在马圈,我和玲子也顺道去马圈看看。我一脚踏进,门口一只淡褐色大狗像猫一样懒散的窝在门口,玲子见我毫无惧色,说你没看见你脚下的那只大狗啊,差点踩住人家尾巴。这时我才发现一只黑色的大藏狗紧靠着我脚跟,吸了口凉气,真是压根没瞧见这还有只狗。

马圈出来我和玲子去了我们订的平舍。大家分头在旅舍安顿好后再出来会面。

等我们出来,寇姐已经在沙溪走了个遍,说找到一家喝酒的好地方豌豆的春天,在那等着我们。

寺登街和寇姐电话豌豆的春天在哪条巷子,电话来电话去超级路痴的我还是搞不清方向,问附近的人都不知道,因为是家新开的店。寇姐实在忍不住赶紧到寺登街接我和玲子。找老板要了几个杯子和烧开水的壶,老板很热情的帮我们找出来,因为刚开业,杯子还没用过,上面的包装给我时才撕开,之后才知道我们在这里都是免费,谢谢豌豆的春天。

(这是集市很美吧,每周五赶集时这里都是人)

我们4人(ECHO在马圈补觉)坐在豌豆的春天院子里,喝着寇姐诺邓带来的酒,吃着我和玲子买来的蚕豆、花生,听着寇姐的讲以前在云南拍记录片的故事--丽江不远的那座小村庄,这里是她梦寐以求的地方和生活方式。那里的村民过着最原始、最朴实的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生活,在那的几个月,寇姐几乎串遍了这里的每家每户,也吃遍这里的每家每户,所以他们给她起名寇大嘴。他们热情好客纯朴善良,单纯而美好的过着每一天。

时间好快,还没尽兴已过了十一点,没在豌豆的春天消费,但老板仍客气过来和我们打招呼说他们要打洋了,我们就此散去,也算一别,因为第二日,大宽、寇姐要返回大理,寇姐返回大理还得赶回北京,之后再出发去其他城市继续她的公益活动。大宽要继续在大理停留数日,说在老黑的店等我们。

和玲子回到平舍,玲子说要不明天去石宝山。刚从鸡足山、诺邓下山的腿还在疲惫中,想到明天还继续爬山就没太大兴致。我和玲子说那你联系吧,于是把路上拍下的那辆面包车上贴的电话的照片给玲子,心想这么晚联系再怎么也得后天才能成行吧。玲子发了短信给照片上的手机号,过了会儿师傅居然给玲子回了短信说明天正好有两个人要去,但要明天问问要去的两位愿不愿意和我们拼车才能定,明天再给我们消息。也正是玲子的这一决定让后面又多了意外的收获。

我抱着明天继续在沙溪消磨时光的念头睡去,打算第二日睡到自然醒。